当前位置:主页 > 销售计算机 > 身居陋室

身居陋室

上传时间:2016-02-21

    永乐皇帝本来就对陈珪的臣服疑虑重重,派他来主持营造北京紫禁城,是为了堵住李寿成那些大臣们的嘴。在来北京之前,永乐皇帝曾叮嘱道衍,陈珪若安分守己,则可留用,若心怀鬼胎,则可相机除掉。虽然一时半会儿还没抓住陈珪的把柄,但道衍决定探探陈珪的虚实。
 
   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,陈珪一双青筋如蚓的瘦手握着锄,在冰冻的菜畦间翻土。道衍进来得无声无息,全神贯注的陈珪并不知道衍已经在身旁站了多时。陈珪的锄使得并不熟练,突然一偏,锄倒了一棵白菜,道衍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。陈珪一惊,抬起头,只见道衍背着手,默默地站在他面前。陈珪扔下锄头,站在菜地里向道衍施礼:“不知少师光临,有失远迎,实在罪过。”
 
    陈珪将道衍引进正厅。圆桌上,摆着一只瓦盆,里面盛着满满一盆熬白菜,两碗米饭,一碟腌黄瓜。道衍不等陈珪谦让,便坐在桌旁,端起饭碗,大口吃起来。陈珪歉意道:“少师来到寒舍,本应准备一桌丰盛的酒席。陈某思量,少师乃出家之人,不沾荤腥,因此少师与陈某只好就着熬白菜下饭了。”
  陈珪侃侃答道:“古人曰,室有三德:一曰避寒遮雨,二曰收拢烦心,三曰休息养生。有此三德,人生何求?孔子曰:‘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?’我等身受皇命,营造皇宫,皇宫一日不成,陈某便一日不离此处。”
 
    道衍赞叹道:“说得好!若是朝廷官员都有陈大人这等志向,大明的江山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?”
 
    陈珪听到道衍的赞扬,并未喜形于色,反倒皱着眉,看着道衍。道衍一声长叹,又开了口:“说起来都是老僧之错。”
 
    道衍的这句话,叫陈珪摸不着头脑:“少师何错之有?”
 
    道衍又叹了一声:“老僧千悔万悔,悔不该为皇上献上迁都之计!”
 
    这话从道衍的口中说出,实出乎陈珪意料:“少师何出此言?”
 
    道衍道:“皇上经三年的战争,才得以承继大统。这三年,战火连绵,百姓已疾苦难耐,流离失所,田地荒芜,南涝北旱,国家税收寥寥无几。按理说,眼下正是该刀枪入库,令百姓安享太平的时候。可老僧一时糊涂,为皇上献出了迁都之计,百姓又要为此担负沉重的赋税徭役。以目前的国力来看,实在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工程。倘若财力不济,宫城难以完成;倘若对百姓相逼甚急,必然会激起暴乱。老僧悔之晚矣,到那时大明的江山会毁于一旦,皇上会因此落得一个昏君的骂名,而这皆由老僧一时糊涂所致。”
 
    道衍的话,在陈珪听起来,不像是后悔,倒像是旁敲侧击,好像已经看透了他的全部心思,转念一想,这是不是在试探他呢?于是陈珪反守为攻,说道:“少师,迁都大计,实为大明江山社稷之百年大计,并非因皇上一时之好恶。百姓的一时疾苦,倘若与千秋万代的江山基业相比,实在微不足道。少师何以如此后悔呢?” 
 
 
    道衍诧异问道:“这么说陈大人平素用餐就是一锅熬白菜吗?”
 
    陈珪巧妙答道:“偶尔,也许会熬上一锅萝卜。”
 
    道衍站起身,这才打量陈珪的住宅:这是一幢普通的北京民居,房屋并不高大宽敞;卧室里的陈设极为简单,一铺土炕,上面只铺着一张炕席;屋里的桌椅架柜俱全,但都是一些粗俗的家具。仆从柳成勋正蹲在外面往炕洞里添柴火,看上去简陋之中透出寒酸。
 
    道衍感叹道:“陈大人,身为皇上敕封的泰宁侯,官居二品,住在这样的地方多有不便,待老僧为陈大人寻个宽敞亮堂的住处吧。”
 
    陈珪凝神正色道:“少师,陈珪能住在此处,已是深感皇恩了。如若换了地方,不但对不起皇上,也对不起我自己。”
 
    道衍重新落座问道:“如此说来,陈大人莫不是有居陋室的癖好?”
 
   dedecms.com


本文来源:北京恒通创展科技有限公司http://www.bjhtct.com

上一篇:昌平4老旧小区年内告别用电难 下一篇:没有了